女人困局:男人只是走肾,你却走了心

2019年5月3日20:20:47女人困局:男人只是走肾,你却走了心已关闭评论 75
如果你碰巧喜欢看故事,那一定得去“皮皮客栈”看看。

号主王皮皮是我的朋友,做了十多年的情感记者,爱听故事,也爱写故事。女粉们归纳了王皮皮文章的特点:1,简单,粗暴但有效;2,用故事说话。

今天咱们转的她一个文章,来自她真实的采访,却比电视剧更曲折引人。

欢迎点击二维码关注,体验王皮皮式的“简单粗暴有效”:

1

张云拿起手机,看到上面几个字:去开房,6点。

看看周围没人注意自己,张云迅速拿起包,离开办公室向宾馆奔去。宾馆在城市的另一头,到的时候,离6点还有45分钟,她冲了个澡,化了一个淡淡的妆,把自己弄得香喷喷地扔到了床上。

林俊来的时候,是整6点。他亲了亲她的额头,说:真乖!我就喜欢你这么听话。

两人已经有一个星期没在一起了,林俊说他们在单位忙着一个大项目,封闭着,没时间出来,张云只有等着他联系她。林俊抱着她的时候,她全身都在颤抖,情到浓时,张云想去亲他的肩膀,林俊看她一眼,立刻躲开了。

那一眼,不知道为什么,让张云感觉有点厌弃。

结束之后,林俊坐起来,张云仍然情难自抑,扑上去抱住他。林俊拍开了她的手,行云流水一样穿好衣服,拉开门,走之前漫不经心地叮嘱她:记得结账。

四个字,让张云心里突然凉冰冰的,她想听到的话还是一句都没有。

2

张云认识林俊有两个月。

她今年32岁,自诩长相俏丽,一直挑剔着没嫁出去,在林俊旁边的大楼里做文员。

两个月前,一个又帅又结实像大卫雕塑一样好看的男人,就在他们大楼外面的大街上,突然打了一个女人一巴掌,痛苦地吼:小蔓,我这么爱你,你为什么还要出轨?当时正是中午,街两边吃饭的人纷纷探头围观,指指点点,那个叫小蔓的女人捂着脸跑开了……

从那开始,张云就没法忘记那个男人痛苦的眼神,冷而性感的脸庞。

想得来消息一点都不难,毕竟饭馆就是传播八卦、收集情报最好的地方。没多久,张云就弄清楚了,那个男人叫林俊,在一个保密科工作,深谙心理战术,没有犯人在他面前不低头伏法,前程远大。

打听清楚之后,张云总是在林俊公司签到的时候上班,袅娜地路过,也总能遇到林俊,看着他,温柔一笑。

她在一个星期后接到林俊的搭讪,两人约着吃了饭。

第二天,再约着,一起到了宾馆。一番活动下来,张云彻底服气了。林俊的活儿极好,人帅气,工作又体面,如果带这样一个男人回家,她那恨嫁的父母不知道多开心,为什么那个叫小蔓的女人这么不知足呢。

第一次开房,她摸着林俊厚实的脊背,叹道:“你会离婚吧?”林俊斩钉截铁地说,当然会,现在小蔓出轨的事无人不知,连女儿都不愿意看到她,她还有脸过下去?

3

青年才俊林俊的事一再被人们热议,张云竖着耳朵听,好像自己的未来都在里面。

据说上次打架,是因为小蔓出轨后起诉离婚还要平分财产,愤怒之下林俊才动的手,现在她还在想着继续上诉呢。说起起诉这事,林俊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只是低头冷漠地说:人真的想找死谁拦得住?

第二天,据说小蔓想跳楼,被拦住了。她想问一下,刚开口就被林俊亲上了,说:乖,懂事点,该问的问,不该问的就别问。张云乖巧地闭了嘴。

两人约会的地点通常在床上,自从第一天订了房间,以后顺理成章都是她订房间,她付房费。她为林俊找借口,毕竟他是有头有脸的人,留下蛛丝马迹,被人看到了总归不好。何况林俊对她也不是不好,每次分开回家,他都要发好几个短信,问她到家了吗?路上安全吗?一切都顺利吧?会说,你到了我才放心。何况林俊还总是对她说,我喜欢你,你乖,从来不到我们单位,也从来不给我打电话,我喜欢懂事的女人。

张云微微有点得意。像林俊这样优秀的男人,有控制欲,怎么会喜欢张扬的女人,自然喜欢乖一点,温柔的女人。小蔓就不行。

一个月后,林俊离婚了。

这消息虽然来自饭馆,张云高兴至极,心里有很多花一朵一朵盛开。

她心里想,林俊那么优秀高傲,怎么忍受得了背叛,一定会跟老婆离婚;可是如果等他离婚了再下手,竞争对手就太多了,怎么会轮到她。她多聪明,先下手为强,在他没离婚的时候就跟他上了床,到时候正大光明的谈恋爱,再结个婚,多美。

因此她更加温顺。林俊在床上变着花样提要求,她也答应。林俊从来没提自己已经离婚的事,她也装做不知道。

在林俊封闭查案前,两人还在见面,她装作毫不留意地说:我还没去过你们公司呢,里面跟我们写字楼一样吗?

林俊看了看她,说:一样。

张云顿了顿,继续说:也是格子间?

林俊笑笑回答:有机会去看的。

这个机会一直没有等到,此后林俊就说有个大项目,减少见面次数。

一直到今天,她发了个短信提醒他:不要太拼命,多休息,才得来了这次约会。可是他却既没提离婚的事,也没提那个“机会”。

不,他根本连话都没说。

4

张云觉得自己要努力点,不能太被动。这次约会之后,她不再等林俊的电话,而是主动联系他。

林俊还是会应约,似乎没什么不同,但是又很是不同。

有一次林俊正趴在她身上,突然抬头问她:你第一次给的谁?他还要她详细述说第一次的经历,在哪里开的房,她的感觉如何,细节问得清清楚楚。

还有一次,张云在上面,他突然睁开眼说:腰一点都没力气,怪不得这么大年龄了还没嫁出去。

两人最后一次见面,林俊打开房门,张云刚走近他,他却突然推开她:这香水味太难闻了。张云觉得自己像个脱光的鱼,在砧板上,又丢脸又无助,强笑着说:你说话怎么这么难听?她已经一点兴趣都没有了,恹恹地玩起来手机。当天两人不欢而散。

一个星期过去了,林俊再也没有跟张云联系过。张云的问候短信也杳无音讯,张云想,上次是不是说话重了点,要不要给他打个电话?

她已经过了为爱情头脑发热的年龄,可是对林俊投入太多,先是人,后是钱,再后来,知道他离婚的时候,竟然有了挂念和依恋。可是她没有勇气打电话,好像电话是她最后一道遮羞布,打出去,就尊严尽失。

(完)

张云最后到底有没有打了电话,

林俊迷一样行动的背后暗藏了男人怎样的真实心声

这一切在张云偶然见到林俊前妻小蔓

真相大白了......

这篇文章来自我的朋友王皮皮的公众号皮皮客栈”,没看过的朋友。

长按扫码识别【皮皮客栈】公众号

回复张云即可阅读

↓↓↓

简单再介绍几篇皮皮客栈的几篇精彩实录:

《爱她用不用上床》

男人说:你天天说爱我,你怎么不跟我睡?

女人说:你若爱我,怎么天天非要跟我睡?

所谓男女有别,莫过如是。

……

高向阳认识夏言那年39岁,离婚半年。

他是生意人,二线城市里有一个私立培训学校,下面小城市还分散着小的培训机构。在这个城市中心,最繁华的地段,他有一套170平的房子,有一辆沃尔沃XC60。

高向阳觉得还可以了,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有时间跟生意场上的哥们吹吹牛喝喝酒,日常聊聊叙利亚土耳其,骂骂国家新出台的政策。

至于女人。

他找不拖泥带水的,合则来,不合则分。

空床期出入夜店,在哪儿,多久,用什么姿势他说了算。

简而言之,女人从来在高向阳的生命中不占主要地位,他也从来不相信自己会真的对哪个女人舍不下忘不掉。

一直到他遇到夏言。

两年前的11月,他的培训学校决定在报纸上做广告,于是约了报社广告部的经理谈生意。经理是个五十岁左右的大姐,带了个小实习生。

小实习生23,不施脂粉的脸,坚挺的胸脯,小腰不盈一握。

高向阳一直觉得每个年龄段的女人有每个年龄段的风情,但一个女人最美好的季节必须是20到25岁,将开未开的花骨朵,羞涩中带有天然的风韵。

连诱惑都是不自觉的。

这姑娘,就是夏言。

……

本文来自号主王皮皮的亲自采访,情场老手高阳与23岁的实习生夏言将摩擦出怎样的火花,阅人无数的高阳为什么心甘情愿地为夏言在职场上铺路,而始终没有真正睡到夏言呢?如果每个女孩在跟男人交涉时,能有夏言的心机和周旋能力,那么一定不会过得差!关于夏言的故事。

……

《36岁,我离婚了》

女人困局:男人只是走肾,你却走了心贺林以为自己听错了:“你知道现在离婚的女人有多贱吗?见第一面都能跟人上床,你都过35了,还敢离婚?你一辈子不找人?”看到自己的约会证据,贺林也不当回事:“一个男人怎么会一辈子只跟一个女人?我还以为你早知道这个理,你是来搞笑的吧。”

周颖几乎不相信这是跟自己同床共枕了多么久的男人说的话。她不求男人有钱,不求男人有权,甚至也不求男人有房子,如果连一心一意都求不到,那要男人干什么?

本文来自号主王皮皮的亲自采访,很多人觉得,尤其很多自以为是的男人,总觉得女人过了30岁,离婚了就很难再找到,所以不会轻易离婚。其实每个女人都有底线,一旦男人打破,大部分女人都不会忍受——还能忍受的,估计是暂时无法解决面对的经济或者其他方面的困难。一旦能够面对,离婚还是居多的。

……

王皮皮(即皮皮客栈)文章的特点

王皮皮毕业于名校中文系。后就职于一家著名的大型情感期刊,做了12年情感记者。再后来,她参与创办了一家婚恋网站,每个有故事的会员她都采访交谈过。这些都写在皮皮客栈里,公号也以情感纪录闻名。

女粉们归纳了王皮皮文章的特点:

1,简单,粗暴但有效;也许解决不了你的问题,但是总会有规律可循。

2,生动,接地气,用故事说话。大婆小三,婆媳冤家,渣男渣女,人情冷暖…… 欢迎和犀利妹子和辣妈们来皮皮客栈,一起掰扯人生。。

3,值得一提的是“皮皮客栈”里面,除了实录和现代故事,还有很多别出心裁的古风故事,特别受欢迎,也在公号界别树一帜,别无它家,值得一推。(点击以下标题可读)

小白菜遭遇家暴、男人出轨,却一直不舍得离婚。最后因为老公威胁孩子,忍无可忍,才带着不到1岁的孩子净身出门。人们都以为她再也没戏了,可是不到一年时间,她接受采访,自述“你不离开不幸的婚姻,永远不知道自己能走多远!”

关注“皮皮客栈”

回复“2”

即可阅读小白菜的故事。

↓↓↓

……

红娟是个山里的姑娘,与婆婆在农村相依为命。她丈夫长得帅,又一直在外打工,与隔壁村的漂亮寡妇好上了。她除了会养鸡养鸭养鸟,一无所长,又不能出门。她又如何维护自己的婚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