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后,那个嚣张的小三,报应来了。”

2019年5月9日20:30:13“20年后,那个嚣张的小三,报应来了。”已关闭评论 347

不同地方不同的你

每晚懂爱姐都跟你聊聊心事

“嘉,清白太难了”

作者:甘北

来源:甘北

(ID:ganbei1990)

“20年后,那个嚣张的小三,报应来了。”

韩嘉从小就被人看不起,因为她有一个见不得光的身份,叫私生女。

那是好多年前的事了,妈妈跟一个富商好上了,纠缠了好几年,依旧没有盼来小三转正,倒是肚子一天天大了起来。十月临盆,生下的孩子,就是韩嘉。

富商有愧韩嘉母女,就在经济上尽量地补偿她们,给她们买大房子,每月给她们打钱,三不五时来探望她们,但就是不给她们一个名分。

县城很小,这种事是瞒不住的,也不知是哪里走漏了风声,韩嘉的同学几乎都知道这个秘密。班上调皮的小男生甚至会恶意地调侃她:“你妈妈长得那么漂亮,怎么不给你找个更有钱的爸?”

韩嘉恨妈妈的漂亮,她总是花枝招展的,一点良家妇女的样子都没有,腰肢是纤细的,步态是轻盈的,就连眼角眉梢,都有几分狐狸精的样子。

而她更恨的,是妈妈的日渐老去。

妈妈老了,脖子上的褶子,是什么保养品都拯救不了的。老了的妈妈,在“爸爸”眼里,就像一块用旧的抹布,揉皱了,发毛了,就丢到了角落里。

他不怎么来看她们母女了,打过来的钱也越来越少了,最近几年,甚至连生活开销,都要母亲张口向他讨了。

母亲讨钱的样子,是低眉顺眼的,那是一张做过情妇的脸,讨好和谄媚写在眼睛里,让人一看就觉得轻贱。

她恨母亲那个样子。但她又需要钱。这些年,她们母女早就养成了大手花钱的习惯,还哪里过得惯苦日子?

于是,不经意间,她的脸上,也有了轻贱的样子。

“20年后,那个嚣张的小三,报应来了。”

韩嘉成为情妇,是在她20岁那年。

那一年,妈妈已经43岁了,富商“爸爸”的生意也一落千丈了,家里几乎所有的经济来源都断绝了。而她,刚好遇见了老K。

老K不老,才三十出头,甚至还有几分风度翩翩的意思。他们是在一次校庆活动上认识的,彼时老K是荣誉校友,她是学生司仪,活动散了,系里请老K吃饭,韩嘉也一起去了。

酒足饭饱,两人就加了联系方式,再之后,韩嘉就成了老K的情妇。

韩嘉住不惯集体宿舍,老K就给她另租了房子。韩嘉爱买包买化妆品,老K就给她办了一张副卡。年轻而又漂亮的女孩子嘛,再多的要求,都不过分。

终于又有了钱的韩嘉,渐渐不再回家了,她讨厌见到妈妈那张脸,还有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爸爸”,或许在她潜意识里,早就想跟他们断绝联系。

到如今,她能倚仗的,只有老K了。

她不像母亲那样愚蠢,在最好的年华里,等着男人离婚来娶她。韩嘉的想法很简单,钱和色是交易,既然是交易,就按交易来便是了。

老K说:“你知道我最喜欢你什么吗?”

韩嘉便假装懵懂地摇头,老K往她鼻子上轻轻一刮道:“我就喜欢你有分寸。”

“有分寸”的韩嘉,彻彻底底成为了一只“金丝雀”,住在老K给她租的房子里,从白天睡到黑夜,又从黑夜睡到白天。

她不愿见人,人让她讨厌。

老K说:“你这样下去,会出问题的,我给你介绍个朋友吧!”

那个朋友,就是茉莉。

“20年后,那个嚣张的小三,报应来了。”

茉莉也是个“金丝雀”。

不同于韩嘉自小生活的优越,茉莉是苦大的,苦怕了,就做了别人的情妇。

茉莉的“老板”,是个了不得的“大人物”,黑白两道都有人的。他倒不怎么稀罕茉莉,只是觉得这女孩身世可怜,便留在身边了。

兴许是因为相同的身份,韩嘉和茉莉一拍即合。她们一起逛街,一起打电动,甚至一起聊到天亮。茉莉不算特别漂亮的女孩,性子却很讨喜,特别直爽大方。

听说韩嘉有一分钱花一分钱,她惊讶地尖叫了起来:“哎呀,你这个样子怎么行的啦,你要存钱的啦!”

茉莉教了韩嘉许多门道,比如刷卡买奢侈品,再偷偷拿去专柜退掉,就可以套出很多钱来,如果怕“老板”怪责,就再买一个A货包包背。她偷偷给韩嘉看过她的存款,不得了的,茉莉竟然瞒下了一套首付的钱。

茉莉说,总有一天,她要用这些钱,过上清白的日子。

后来,茉莉又劝说韩嘉重新回学校上课,她用手托着腮,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我是没机会上大学啦,如果有机会,肯定会好好学习的。”

韩嘉看着那样的茉莉,心里竟暖暖地涌起一丝温情,她没想到,从小到大,唯一真心待她的,竟然是一个这样身世的女孩。

跟茉莉在一起的那段日子,韩嘉开朗了很多,她甚至开始重回课堂上学。茉莉说得对,这一行不过是口青春饭,还是得提早找好退路。

说起青春饭,老K这段时间,明显来得少了。有一次,老K在她那里留宿,竟接到了另一个女人的电话,老K没有回避,当着她的面,一口一个宝贝地叫。

她什么话都没问,转了个身就又睡了,这是她的“分寸”。

“20年后,那个嚣张的小三,报应来了。”

但她没想到的是,向来聪慧的茉莉,竟失了分寸!

茉莉恋爱了。她把男人的照片发给韩嘉看,高高瘦瘦的,很斯文的样子。

恋爱中的女人都是疯子,茉莉的疯,是写在脸上的,她整个人都变得神采奕奕,眼神更灵动了,肢体也更活泛了。

韩嘉说:“你疯了,不怕被打死啊?”

茉莉说:“没事儿,他已经两个月没来了,鬼知道跟哪个女人在一起。”

但韩嘉还是不安,准确地说,她有些害怕。

那是她第一次切身体会到,干这一行的代价。

之于她,贞洁是无所谓的,这身子连她自己都厌弃,谁爱要就要去吧。

可她没想过,这钱不仅是用贞洁换来的,也典当了几分自由和尊严,甚至,暗藏着凶险。

那段时间,她拐弯抹角地向老K打听,茉莉的“老板”是个什么样的人。

她问:“听茉莉说,他挺有本事的,是不是真的呀?”

老K却很不高兴:“你打听这些干什么?”

这不是一个情妇的“本分”,韩嘉过界了。

既然打听不到更多的消息,她就只能偷偷地帮茉莉找退路,她料想,茉莉的青春饭,恐怕快吃到头了。

她也开始偷偷地攒钱,把柜子里的真包全换成了假包,或许为了茉莉,又或许为了自己,她总有种不祥的预感,即将发生一件大事。

是的,出事了,但事不出在茉莉身上,而出在韩嘉身上。

韩嘉怀孕了。

“20年后,那个嚣张的小三,报应来了。”

两个月没来月经的她,这才意识到大祸临头。

不知道为什么,她在第一时间想到了妈妈。

二十年前,妈妈怀孕那天,又该是什么模样呢?

她始终痛恨母亲。恨她的谄媚,恨她的软弱,更恨她生下了她。

但那一刻,她是真真实实地想念母亲。

这大半年里,她换了电话,也没有回过家,母亲或许找过她,又或许没有。

韩嘉的母亲,跟天底下所有母亲都不同。韩嘉用了二十年,也没闹明白,母亲到底爱不爱她。

她只知道吃喝玩乐,从“爸爸”那里要了钱,就买衣服,买包包,买化妆品,钱没了,她就再低三下四地去讨,四十几岁了,还去学韩星的性感舞蹈,等那个男人来了,就跳给他看。

那样的妈妈,令她反胃。

可是,这天,她站在镜子前,才发现自己从头到脚,都藏着妈妈的影子,妈妈的命运,在她身上重现了。

她决心打掉那个孩子,在预约手术之前,她回了一趟家。

母亲见了她,既没有惊讶,又没有责备,只稍加讽刺地说:“你还知道回家啊,我以为你死在外面了呢!”

她不想跟她吵架,只是平静地告诉她:“我怀孕了,是一个已婚男人的。”

母亲怔住了,她呆立在韩嘉跟前,随后像一只挫败的斗鸡,蔫蔫儿地坐在沙发上:“报应啊,都是报应。”

有一个秘密,她始终不曾告诉女儿,二十年前,她风华正茂,自以为凭借着美貌,就可以征服男人的心。

她气势汹汹地闯进那个可怜原配的家里,争执中踹掉了她肚子里的孩子……

报应啊,都是报应。

“20年后,那个嚣张的小三,报应来了。”

手术是母亲陪着韩嘉去做的。

茉莉不见了,整整一个星期,韩嘉都没有联系上她。她想向老K打探茉莉的消息,却同样联系不上老K。

对于一个已婚男人而言,情人怀孕了,就是最大的避忌,他给韩嘉打了一大笔钱,就像在人间蒸发了。

直到此时,韩嘉才发现,她对老K也一无所知。

她最宝贵的青春时光,全在无知的蹉跎中溜走了,与其说老K糟蹋了她,不如说她自己糟蹋了自己,她不在意男人有没有妻子,不在意男人爱不爱她,有钱就行,舒服就行。

直到躺在手术台前的一刻,她才悲哀地醒悟——她连母亲都不如,母亲尚且爱过父亲,而她,活着就是罪孽。

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理解了茉莉,为什么甘愿冒着那么大风险,去爱上一个“小白脸”——因为茉莉,还有想要清白的欲念。

茉莉跟她不同,茉莉对这个世界,始终是怀着期待和爱的。

但是,茉莉呢?茉莉去哪儿了?

孩子没了,老K又给她打了一笔钱,当作青春补偿,从此便两清了。

韩嘉重新回到了学校,做起了她的女学生。

她是真的想“从良”了。

“20年后,那个嚣张的小三,报应来了。”

只是谁也没料到,她跟茉莉的重逢,会在那样的场合。

那天,她去找父亲要生活费,父亲便给她发了一个定位,要她去某某KTV里。

畜生嘛,老了还是畜生,他的生意大不如从前了,风流性子却是不改的。

韩嘉去了,一进门,她就看到了茉莉。

茉莉变了,她说不上来哪里变了,但就是变了。

茉莉倚在一个老男人怀里,抬头看了她一眼,又继续低头玩色子了,她的姿态很随意,就像一个暴发户,想一笔挥霍她的所有。

身边那个老男人,当然也不再是从前那个“大人物”,那个男人,远比她的父亲还要衰老、邋遢。

茉莉啊茉莉,那个一心想要清白的茉莉,到底怎么了?

韩嘉拿了钱,却没有立即离开,她就在门口等着,等着茉莉出来。

茉莉果然出来了,她娴熟地给韩嘉递了一支烟:“抽吗?”

韩嘉摇了摇头:“你以前不抽烟的。”

“嗯。现在抽起来,觉得还挺好的。”

“他呢?”韩嘉问道。

“你说我老板吗?”茉莉吐了一口烟圈:“把我关了两个月,喏,差点没被打死。”

茉莉指了指耳朵,韩嘉这才瞧见,她的耳后,有一条长长的疤。

“那……他呢?”韩嘉顿了顿,还是问出了那个问题,这个“他”,当然指的是那个茉莉不顾一切爱上的小男生。

“骗光了我所有的钱,跑了。”茉莉轻描淡写道。

对话就这样停止了。

里面的男人们,扯着喉咙在唱《死了都要爱》,声音快要震破耳膜了。

“里面那个就是你爸啊?”茉莉突然问道。

“嗯!”韩嘉点了点头。

茉莉也点了点头:“放心,我不会跟他搞上的。”

“茉莉……”韩嘉轻声叫道。

茉莉苍凉地一笑,她用一种接近绝望的语气,跟韩嘉说:“嘉,清白太难了。”

说完,她侧身推开门,重新走进了那个烟雾缭绕的浑浊世界。

至此,韩嘉再也没有见过她。

“20年后,那个嚣张的小三,报应来了。”

几个月后,韩嘉恋爱了,对象是一个很年轻的男生,气质硬朗且干净。

韩嘉当然没有告诉他,自己那段不光明的过往。

只是,她不知道,这一切可以瞒多久。

作者简介:甘北,100万女性的娘家人,我有一间大房子,活够了就去死。我的公众号写男欢女爱,也写世情冷暖,欢迎你来做客。微博:甘北Lily,个人公众号:甘北(ID:ganbei1990)。

—END—

欢迎给懂爱姐留言哦

“20年后,那个嚣张的小三,报应来了。”

2019 05 08 晚安

直接点击下列关键词

即可查看往期爆文

《》

《》

《》

《》

《》

戳原文,送你一篇好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