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老婆跟我妈一起住,最后我疯了!”

2019年5月15日20:30:32“逼老婆跟我妈一起住,最后我疯了!”已关闭评论

“逼老婆跟我妈一起住,最后我疯了!”

不同地方不同的你

每晚懂爱姐都跟你聊聊心事

一边是老婆,一边是老妈,他能怎么办?

“逼老婆跟我妈一起住,最后我疯了!”

朋友找老梁诉苦,他说自己快疯了!

事情得从半年前说起。

夫妻俩买了套一百六十平的大房子,两个人住显得空空荡荡。于是这哥们空虚的内心开始骚动,谋划着把县城的爸妈接过来,让他们跟着享福。

这提议被老婆一口否决。妻子的立场有理有据:

其一,县城的房子两室一厅,住起来同样舒适。

其二,老人在县城住了大半辈子,喝茶、打牌、嗑瓜子,随时都能约到伴,搬到大城市来反倒无聊。

其三,也是最重要一点,跟公婆一起住,迟早会闹家庭矛盾,别说婆媳关系容易破裂,怕连夫妻关系都保不住。

这哥们就不信邪了。哪能呢?

在他看来,老婆是个好老婆,老妈也是个好老妈,老婆和老妈住一块,一定能其乐融融,快活似神仙。

再说,就算现在不搬,等两人有了孩子,不还是要老人过来带吗?

就这样,经历九九八十一回合的论战后,这哥们终于如愿以偿,愉快恭迎爸妈入住新家——他的发疯史也开始了。

“逼老婆跟我妈一起住,最后我疯了!”

搬进来没多久,婆媳就大吵了一架。

原因是妻子的娘家人,过来串门了。哥哥嫂嫂带着孩子,一家三口想留宿一晚。

妻子说,去酒店开个房间吧。

老妈马上嘀咕了:“开个房好几百,家里不还有一间房吗,收拾收拾不也能住?”

那间房子,原本是留作儿童房的。空间小倒不说了,关键只有一张一米四的儿童床。哥哥嫂嫂带着孩子,一家三口怎么睡得下?

结果还用说吗,就为了这事,婆媳俩闹得不可开交。

妻子说:“花的又不是你的钱,凭什么亏待我娘家人?”

老妈说:“花钱这么大手大脚,这个家迟早被你败光!”

这么一闹下来,娘家人也不敢留宿了,找了个理由连夜回老家了。妻子把自己锁进房间里生闷气。老妈呢,坐在沙发上一边数落一边抹泪。

这哥们这才知道头大,他没心没肺活了这么多年,哪做过这种夹心饼干呢?

一边是老婆,一边是老妈,他能怎么办?

横竖只有一招——“装死”!

“逼老婆跟我妈一起住,最后我疯了!”

接下来的半年里,他把“装死”的精髓发扬得淋漓尽致。

天知道两个女人怎么这么爱吵架:一件羊绒衫洗坏了,吵。出门忘关灯了,吵。就连菜做得咸了淡了,婆媳俩都能在饭桌上闹翻脸。

他试图让老妈少嘀咕,不该管的事别管,话还没说出口,老妈就泪珠涟涟:“你以前从不跟我顶嘴,自从娶了她进门……”

他又试图去说服妻子,多多体谅老人,别咄咄逼人。谁料妻子当场就发飙了:“到底是谁咄咄逼人,你们一家人欺负我一个……”

好吧,两边都是马蜂窝,捅哪都是满头包,他还能咋样,只能装聋作哑。

爱吵吵去,他当看不见。连同那个几十年前就见过大场面的老爹,父子俩一起失明失聪,只要这对婆媳不大打出手,他们就坚决不会插手。

然而,“装死”并不解决问题啊!

家里的战争一次次升级,婆媳俩甚至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一个屋檐下,谁也不理谁。一旦开腔说话,必定夹枪夹棒。再来一条导火线,直接就火星撞地球。

就连夫妻俩原本计划的备孕,都被无限期搁置了,妻子说了:“我不愿意让孩子出生在这样的环境里……”

这哥们一下慌得不行,急巴巴来跟老梁诉苦:“早知会闹成这样,我打死也不让她们住一块啊!”

“逼老婆跟我妈一起住,最后我疯了!”

唉,男人的执念真可怕。

天知道为什么,天底下的男人,都有一个天真的心愿——妻子能跟母亲生活在一个屋檐下,手拉着手儿,唱起了歌儿,和和气气,长长久久。

再多前车之鉴都拦不住。

你跟他说住一起容易闹婆媳矛盾,他一本正经地告诉你:“不会的,我妈很慈祥的,我老婆也很贤惠的……”

人人都爱自命不凡。

不到火星撞地球那一天,都不肯相信自己是个倒霉蛋。

凭啥就你能幸免?

凭借出色的“和稀泥”能力,还是出色的“装死”能力?

且回答我最简单的几道题:

老人爱吃剩饭剩菜,妻子抗拒不健康的饮食习惯,你该说服母亲改变,还是说服妻子接受?

老人喜欢在阳台囤废报纸,妻子想在阳台种草种花,你该丢掉旧报纸,还是拔掉那丛花?

又或者像上文那哥们一样,妻子和母亲闹得不可开交,你又有什么办法,能让她们重修旧好,相敬相爱?

别以为我在危言耸听,一口咬定自己家妻贤母慈,一定不会出现以上问题。生活习惯、思维方式、价值观的差异,就连父母子女之间都无法避免,更何况婆媳呢?

你妈骂你,你哈哈哈哈就忘了。

可你妻子呢,她也能哈哈哈哈就忘了吗?

“逼老婆跟我妈一起住,最后我疯了!”

说起来巧,去年夏天,我也把父母接到城里来了。

房子原本是足够住的。但经我和老梁一致协商,决定在楼下给老人另租了一套房子。

其一,依旧可以保证我们夫妻的自由活动空间。我俩平时腻得很,爱说甜蜜蜜的情话,还爱亲个小嘴摸个脸蛋。

爸妈在场,任由我们再厚脸皮,怕也干不出吧。

其二,我比谁都更明白,传统了一辈子的父母,和接受过西式教育的丈夫,不管是生活习惯还是思维方式上,都有着不可调和的冲突。

老梁自由散漫,一觉能睡到大中午,约好十二点吃饭,他一定得拖到十一点五十九分,才出现在饭桌上。

他讨厌别人干涉他的自由,不喜欢有人打听他的私事,甚至脏袜子散落了一地,都抗拒有人帮忙收拾——脏不脏是他的自由,旁人无权剥夺这种自由。

可是这些道理,我一个都无法跟爸妈说清。

他们跟无数老人一样,心急、热情、为儿女操碎了心。

十二点的车票,他们八点钟就能来敲房门,生怕你赶不上。家里一有点风吹草动,他们就眼巴巴地来打听。至于脏袜子散落一地,救命,我爸看了会直接动手打人!

让他们一块住?

光是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我是疯了才把自己往火坑里推,顽固的父母和自我意识强大的丈夫,弱小而无助的我,哪头敢得罪?

而事实证明,距离果然产生美。

我们隔着一碗汤的距离,一处吃饭,偶尔也一块去玩耍,平时各过各的,彼此别提多自在了。

爱亲亲,爱抱抱,岳父见了女婿,依旧客客气气。

棒呆!

“逼老婆跟我妈一起住,最后我疯了!”

这叫啥,智慧?

不,这叫自知之明!

我从一开始就清楚自己的实力。我既摆不平爸妈,又摆不平我丈夫,我只能认怂,把祸根掐死在摇篮里,换得家宅平安。

可很多男人都没有这样的自知之明。

他们连说服老妈别吃剩菜的本领都没有,却妄图让两个女人和谐相处、幸福美满。天知道哪来的自信?

过分自信往往跟“纸上谈兵”划等号。真到了要紧关头,他们又通常依赖逃避来解决问题。

要么像上文那哥们一样,把“装死”贯穿到底,要么就只能“和稀泥”,强迫其中一方隐忍退让。

一次两次或许可以。但长期隐忍退让,谁又受得了呢?

这就好比一个烟囱,气鼓鼓地往外冒烟,你为了净化空气,大手一按,把烟囱的一头堵住了。万事就太平了么?

不,烟只能越积越浓,直到某一个临界值,一腔热气直接炸了。

这也是为什么,看起来极为鸡毛蒜皮的婆媳矛盾,竟闹得那么多家庭分崩离析的原因——没人有这个本事,去彻底疏通烟囱。

“逼老婆跟我妈一起住,最后我疯了!”

说一千,道一万,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

没有苏秦说六国的本领,就别试图去挑起两个女人的战争。这里边的麻烦事,可比任何一个职场案子都难断。

要知道,你可是一个连“老婆和妈妈一起掉水里”这种模拟题都回答不好的脆弱宝宝啊,干嘛非得作死,把自己往真枪实弹上怼?

这也是我和老梁的共识,家永远只是夫妻俩的家,除了以下两种情况,都不要轻易尝试跟老人共一屋檐:

要么,经济条件不允许,只能一起住。

要么,老人已无法独立生活,必须跟晚辈同住。

听起来有些冷酷,但我们终其一生,不过在寻找一条两全之策——一个既能保护婚姻,又能保护亲情的两全之策。

尽心尽孝是道德,赡养老人是义务。

但在道德和义务之间,我们还该寻求自由和边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