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的伪精致生活:今天夜场蹦迪,明天闪现海边养生

在被佛系青年、道系青年等一纵网络热词刷屏一段时间后,“隐形贫困人口”紧随其上,将绝大部分90后的生活现状形容得无比贴切。

表面有吃有喝有玩,实际上工资一到,要么还花呗、要么还信用卡,然后继续靠着花呗和信用卡度日;

不到月底工资卡为零,花呗余额为零,朋友圈发着:超过五块的活动不要喊我。

很多90后们拿着不高的工资,日常丧着,一面却又快乐且体面的生活在这偌大的城市中。

前些年成千上万的80后涌入北上广深,近些年出现了“新一线城市”的概念。

这种所谓二线之上,逼近一线的大城市为90后的实现梦想,提供了压力较轻的更多的选择。

他们或许来自湖北、四川、广西、宁夏、河南、山东、贵州、云南的小镇乡村,奔着梦想,扎居在城市高楼的每个不同的盒子之中。

自我价值体现的进步,越来越多的人不满足于疲惫下班后面对出租屋的白墙木床,再无其他的贫乏的生活环境。

于是,当“房子是租的,生活不是”的口号在网络上一经发起,早就希望生活有突破的人纷纷对寡淡的现状揭竿起义。

什么ins风,宜家风,日系风,简约风陆陆续续在90后的租房生活里大行其道。

尤其是女生们,对此特别痴迷。

有人拿整整一个月的薪资装修房间;有人追求之疯狂,甚至花费半年积蓄打造一个北欧风卧室。

地面用木贴地板重新铺装,墙面粉刷,挂画、小灯、绿植;

再去宜家买上一张汉尼斯的床架,毛松德的床垫,床单被套铺上,简陋的房间瞬间逼格满满。

譬如抖音上突然走红的自如。外面是个破烂得不能再烂的民用居民楼,楼道灯光昏暗,墙上贴满各种小广告;

但打开自如的房门,干净的地板,洗衣机、微波炉齐全地配备在厨房,敞亮的室内,木棉风格的房间装置,仿佛一脚踏入了高档小区房。

文艺的配上一句话:“钢筋水泥森林中的一片原木栖息地、棉麻、绿植、阳光,自如给你打造怦然心动的家”。

一个八平方左右的小小单间坐地就能卖上一千,且无价可讲。

这是房间环境的优势所带来的高于其他民用出租屋的价格,省去自主购买装修材料,节省装修时间,直接拎包入住。

经济允许的固然可以选择,但经济能力欠缺的一哄而上,非但“精致”不成,可能经济负担会使得你焦头烂额。

追寻生活的女孩们白天挤地铁,上班上到自闭,晚上回家点上香薰蜡烛,切一点水果摆盘,然后开开心心拍照发朋友圈,配文This is my life!

躺着柔软的床,享受卧室的美好环境,朋友圈增加的一个点赞,多出的一个评论,放大又缩小重复观看的照片,忙碌的生活也能从中汲取到一丝慰藉。

这样细枝末节的幸福感,才是对“伪精致”趋之若鹜的症结所在。

还有些人以此为噱头专门做抖音,标题打着:

“千元改造出租屋”,“百元增添生活质感”,“给房子换个新面貌,给自己个新生活,省钱大法”等等,瞬间点赞上万,吸粉无数。

其实,不过是很好的抓住了人们的心理罢了。

咪蒙用伪女权主义死死拴牢众多女性的心,逐渐的某博主、某公众号用伪精致生活洗脑被现代焦虑所困扰的上班族。

盲目跟风精致生活,好比一盏灯放到了草丛,你变成无数飞蛾扑火中的一只。

2

“伪精致”不仅体现在改造租住环境,也实际到了个人消费上面。

2018年双十一狂欢季,口红一哥李佳琦与马云直播比试带货能力。

李佳琦试色380支口红,凭借出色的口才15分钟脱销15000支口红,5个半小时卖货353万,打败马云。

他的一句“oh my god!”,一句“买买买”煽动多少女性的心。

一时李佳琦在美妆和网络两界风头无俩;

各路美妆博主竞相模仿并打着什么“女人失去一支口红就是失去了世界的颜色”;

各路自媒体的商业广告软文中亦十分直白地向大众输出“伪精致”理论。

你买这个整个人由内到外就获得了幸福感,你买那个就是用无产阶级的钱过着小资的生活。

在网络媒体这样发达的今天,大家接受的东西繁多而冗杂,大量的内容灌输忽然之间愈来愈多的人没法抽身旁观这一场“伪精致的饕餮盛宴”。

有人因此需求过度迷失自我;

有人因此身负网贷,落入陷进;

有人因此苦苦工作力还每月9号的花呗账单......

每年网络上都有女生网贷被骗的推文,今年有一则令我印象颇深。

推文中的描述了一位女生的生活,出身普通家庭,但朋友圈的动态,不是今天买了Tiffany的项链,就是提上了Hermes的新款包包;

skll小灯泡擦手,兰蔻小黑瓶抹脖子;今天夜场蹦迪,明天闪现青山别院养生。

别人看着她生活艳羡不已,而她已经被打爆了电话,被追债到报警求生。

那些叫人垂涎的名牌衣服,背后是手机里数十个网贷软件的堆积;

那些耳熟能详的高端护肤品,背后是一笔又一笔借款;

那些最嗨的深夜,最悠闲的白日,背后是一张张被刷爆的信用卡。

没有谁能一直过骄奢无度的生活,《红楼梦》里钟鸣鼎食贵极了人间的贾宝玉,最终还是破碎出家,可见所谓的精致生活不过一场虚虚实实的梦。

何必苦苦追求,甚至如上述女生一般险些赔上身家性命呢?

你有你的YSL口红,我有我的凡士林润唇膏——实用,清纯。

改用张爱玲的一句经典:“伪精致生活是一袭华美的长袍,里面爬满了虱子”。

3

近两年缘起于日本动漫业的人物设定的“人设”一词,倏地火遍网络。

“伪精致”占据了物质,同时浸染了“人设”。

什么好男人人设、学霸人设、好妻子人设、好妈妈人设......层出不穷,都说明星红不红,要看人设立不立得住。

为了抢夺流量,明星们不得不竖立起自己精致的人设。

“他除了演技好,还是学霸!”

“她那么大腕,还跟粉丝分享她的爱用物,太平易近人了!”

然而,学霸终究被扒得体无完肤,遁地道歉;卖弄平民人设的,被曝光给人喷得狗血淋头。

该演戏的不好好演戏,该唱歌的不好好唱歌,偏偏一个接一个地镀金虚假的人设,打回原形后,不是张国荣,更不是邓丽君。

拥有好妻子、好妈妈双重人设的李小璐,因为做头发“夜宿门”一事,形象轰然倒塌。

2017年底贾乃亮在一次直播中,有粉丝问李小璐去哪儿了,贾乃亮说做头发去了,结果爆出李小璐在PG ONE家过夜的视频。

“做头发”随即成为了出轨的代名词。

时代的催化下,普通人伪装成一个生活精致的人,明星伪装成一个毫无瑕疵的人,网络上的自媒体人伪装成各类精美标签的人......

回归到人的本身,快速发展必然缺失许多东西。

小时候一包辣条就能获得满足和幸福,现在人们给你展示的是成千上万的钱往身上砸才是幸福。

这样的差异化和社会与人生碰撞产生的焦虑,进而大家都附和着去“伪装”。

只是很多人在带有“蛊惑性”的大网络下,忘记了月满则亏水满则溢,万事量力而行。

上班族渴求在城市中有一席之地,过上理想的生活。

不论是改造房子,或是租住装修好的房子,都是正当的事,前提是要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出发。

租不起好的,就租个便宜的,要改造也别求一蹴而就,一个月改一点,添一件物件,不仅压力小,获得的幸福感也每个月递增。

用不起高档的,只要能满足日常所需就行,至于那些渴望的东西,拼命向前努力总会得到。

再或,每个月攒点钱,偶尔买个贵点,吃顿好的,去趟远的地方犒劳自己也是可行,平凡的生活,亦有平凡的闪光点。

还有些女生,为了在女生间攀比,为了在男人堆里博彩,过上高消费的生活,却不能承受负债之重。

男生为了钓妹子,租豪车带女生兜风,兜一阵风就等同于被风刮走好几千块;

或者为了显示自身价值,包场高档餐厅,请女生吃饭,过后泡面吃到吐。

其实根本没必要的,干干净净一张脸不比精心的妆容逊色,聊谈甚欢的路边摊也有它的魅力。

爱情同理,多一点真我,比你五光十色的外壳好得多。

能做到什么地步,就享受什么样的生活,为渴求超支,相应的就会失去什么。

不盲目、不附和,真实求恳,着眼于当下的微末生活,始终保持一份清醒,这才是真正精致的生活。

超支的不仅是对生活的而言,感情也是一样

和女生的沟通渐少,不知道怎么重启话题

和女生的接触不多,不知道怎么增进关系

扫描下方二维码,我来帮你分析,替你解决难题。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