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很短,让一切顺其自然

人生,

得如何,失又如何。

我们只是世界的匆匆过客!

感情,

聚如何,散又如何。

我们只是缘分的体验者!

财富,

多如何,少如何。

我们只是金钱的使用者!

一生很短,让一切顺其自然

1  第一,路边随便什么东西,从板砖到垃圾桶盖都能成为他们手里的武器,挥舞得呼呼作响犹如尚方宝剑;    第二,她发现自己看得还挺入迷,并不想走。    按照常理来说,这时候有人横空降临搞事,她应该头也不回地拔腿就跑——    但是当她的余光瞥见那个叫艾佳的少年跳到墙上一个借力上来一脚勾住对方的脖子直接把他勾了个狗啃屎稳稳踩在地上时,她整个人都惊呆了:像他妈看武侠片一样,简直无敌!    跟在他身后的两个小马仔只需要站在后面跟着虚张声势就可以了,因为他看上去一个人就能打三个——拳头挥下去毫不留情,之前为首问今阳要钱的那个家伙被打得满地找牙,手里还死死地握着那一叠今阳之前递给他的人民币,今阳怀疑可能正是因此而影响了他的发挥……    人为财死。  鸟为食亡啊。    “艾佳!你他妈不是毕业了吗!不是走了吗!”    “走?走去哪?!老子在大一宿舍叉腰往那一站就能看到高三时候坐过的桌子!平移几百米也算走?”    “……我去你妈!”    “去我妈也没用,这条街还是老子说的算!”    一阵乱七八糟的叫骂,当艾佳翻身去找另外个小喽啰麻烦时,亡命鸟抹抹嘴吐出一颗带血的牙摇晃着爬起来,目光停留在了不远处一根木棍上——大概是附近哪家装修留下的装修废料,木棍上还带着几颗钉子……    眼神儿一狠,他踉跄着向着那木棍伸出手——    今阳看着背对着这只亡命鸟毫不知情的少年,低低尖叫一声,在艾佳听见她的尖叫被吓得哆嗦了下回过头来的同时,正好看见少女抬起价值二千块的小皮鞋狠狠踢向亡命鸟的双腿之间,那人猝不及防应声倒下,带倒一大排垃圾桶,发出“轰隆”一声巨响!    不远处缠斗中的几个人闻声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此时艾佳正骑在一个人的身上拎着他的领子,拳头悬在半空也是看直了眼——    只见那个女生废了人家命根子,还稳稳站在垃圾桶前,垃圾桶翻倒扣过来,里面的垃圾几乎将她埋了起来……    她伸手,面无表情地将头顶上飘落的垃圾袋拿下来。    然后用脚拨弄开那些垃圾,然后弯下腰,将厚厚一沓人民币从那个躺在地上呻.吟的小混混手里抽出来。    艾佳:“……”    扔垃圾似的将手里还没来得及揍的家伙扔掉,艾佳站起来,同时见到不远处那个少女低下头,从书包里掏出一包纸巾,丹顶鹤似的单脚勾起,原地小幅度跳着,用一张纸巾认认真真地擦了擦自己的制服皮鞋……    小短裙在她小小跳跃之中,翻成好看的波浪。    短上衣衬衫透着光,隐约可见薄薄的布料之后纤细的腰迹曲线,伴随着她的跳动,胸前——    呃。    那简单的项链从她敞开的领口滑落出来,细腻的白金链勾勒着锁骨线条,夕阳之下,金属光泽有些晃眼。    少年微微眯起眼。    意识到自己不好再继续盯着看下去,艾佳拧开脸,皱起眉,开口时语气恶劣且不耐烦:“你怎么还在?”    听到脑袋顶上少年语气不太好的提问,今阳微微愣怔,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然后把纸巾规规矩矩扔进已经翻倒在地里面只有空气的垃圾桶里,理直气壮道:“你救了我,我要是跑了,多不义气。”    她的声音四平八稳,清脆,冷淡。    艾佳以为自己白学了十八年的中文,以至于他是不是搞错了她刚才说话里的意思——    哈?义气?    今阳见少年站着不动,看了看自己手里那一沓人民币,一脸冷静加真诚:“谢谢你,你来的很及时作为酬谢,这些钱都给你。”    艾佳:“什么?”    艾佳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那张前一秒还像是恶鬼阎罗似的脸上难得出现瞬间愣怔,看着站在一堆  第一,路边随便什么东西,从板砖到垃圾桶盖都能成为他们手里的武器,挥舞得呼呼作响犹如尚方宝剑;    第二,她发现自己看得还挺入迷,并不想走。    按照常理来说,这时候有人横空降临搞事,她应该头也不回地拔腿就跑——    但是当她的余光瞥见那个叫艾佳的少年跳到墙上一个借力上来一脚勾住对方的脖子直接把他勾了个狗啃屎稳稳踩在地上时,她整个人都惊呆了:像他妈看武侠片一样,简直无敌!    跟在他身后的两个小马仔只需要站在后面跟着虚张声势就可以了,因为他看上去一个人就能打三个——拳头挥下去毫不留情,之前为首问今阳要钱的那个家伙被打得满地找牙,手里还死死地握着那一叠今阳之前递给他的人民币,今阳怀疑可能正是因此而影响了他的发挥……    人为财死。  鸟为食亡啊。    “艾佳!你他妈不是毕业了吗!不是走了吗!”    “走?走去哪?!老子在大一宿舍叉腰往那一站就能看到高三时候坐过的桌子!平移几百米也算走?”    “……我去你妈!”    “去我妈也没用,这条街还是老子说的算!”    一阵乱七八糟的叫骂,当艾佳翻身去找另外个小喽啰麻烦时,亡命鸟抹抹嘴吐出一颗带血的牙摇晃着爬起来,目光停留在了不远处一根木棍上——大概是附近哪家装修留下的装修废料,木棍上还带着几颗钉子……    眼神儿一狠,他踉跄着向着那木棍伸出手——    今阳看着背对着这只亡命鸟毫不知情的少年,低低尖叫一声,在艾佳听见她的尖叫被吓得哆嗦了下回过头来的同时,正好看见少女抬起价值二千块的小皮鞋狠狠踢向亡命鸟的双腿之间,那人猝不及防应声倒下,带倒一大排垃圾桶,发出“轰隆”一声巨响!    不远处缠斗中的几个人闻声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此时艾佳正骑在一个人的身上拎着他的领子,拳头悬在半空也是看直了眼——    只见那个女生废了人家命根子,还稳稳站在垃圾桶前,垃圾桶翻倒扣过来,里面的垃圾几乎将她埋了起来……    她伸手,面无表情地将头顶上飘落的垃圾袋拿下来。    然后用脚拨弄开那些垃圾,然后弯下腰,将厚厚一沓人民币从那个躺在地上呻.吟的小混混手里抽出来。    艾佳:“……”    扔垃圾似的将手里还没来得及揍的家伙扔掉,艾佳站起来,同时见到不远处那个少女低下头,从书包里掏出一包纸巾,丹顶鹤似的单脚勾起,原地小幅度跳着,用一张纸巾认认真真地擦了擦自己的制服皮鞋……    小短裙在她小小跳跃之中,翻成好看的波浪。    短上衣衬衫透着光,隐约可见薄薄的布料之后纤细的腰迹曲线,伴随着她的跳动,胸前——    呃。    那简单的项链从她敞开的领口滑落出来,细腻的白金链勾勒着锁骨线条,夕阳之下,金属光泽有些晃眼。    少年微微眯起眼。    意识到自己不好再继续盯着看下去,艾佳拧开脸,皱起眉,开口时语气恶劣且不耐烦:“你怎么还在?”    听到脑袋顶上少年语气不太好的提问,今阳微微愣怔,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然后把纸巾规规矩矩扔进已经翻倒在地里面只有空气的垃圾桶里,理直气壮道:“你救了我,我要是跑了,多不义气。”    她的声音四平八稳,清脆,冷淡。    艾佳以为自己白学了十八年的中文,以至于他是不是搞错了她刚才说话里的意思——    哈?义气?    今阳见少年站着不动,看了看自己手里那一沓人民币,一脸冷静加真诚:“谢谢你,你来的很及时作为酬谢,这些钱都给你。”    艾佳:“什么?”    艾佳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那张前一秒还像是恶鬼阎罗似的脸上难得出现瞬间愣怔,看着站在一堆

很多东西,

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何必负累,何必执着!

很多朋友,

合有缘故,分有理由。

何必挽留,何必强求!

很多事情,

该忘的忘,该放的放。

何必思索,何必难过!一生很短,让一切顺其自然很多时候的很多人,

不是我们不尽心而留。

留得住的,不用你花心思挽留;

留不住的,不配你掏深情乞求。

很多时候的很多事,

不是我们不尽力而为。

属于你的,不用你千方百计争取;

不是你的,无需你冥思苦想纠结。

一生很短,让一切顺其自然

做人,做到问心无愧就好;

相处,做到真心实意就好;

做事,做到尽力而为就好;

为人,做到光明磊落就好。

其它的一切,

交给命运安排,留给时间做主。

一生很短,让一切顺其自然

老天爷是最公平的主宰,

不会亏待谁的付出,

也不会偏爱谁的懒惰。

时间是最清晰的证据,

不会疏忽谁的真挚,

也不会饶恕谁的诡计。

这一生只要:

认真做人,踏实做事,

诚心待人,敞亮处世,

内心无愧,就活得无怨无悔。

一生很短,让一切顺其自然

人这一世:

有风听风,有雨看雨,

有爱则爱,无爱则待,

看世间事,留平常心,

做行善事,做乐观人。

一辈子不长,一切顺其自然,

用心甘情愿的态度,

过随遇而安的生活。

安然坦然地过一生!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